5.0

2022-09-01发布:

奶头好大好爽揉捏[转]狂干90后非主流

精彩内容:

這個故事發生在一個半月前的一個周日下午,當時正值深夏,天氣十分炎熱。我懶的出去,在家打著空調,抽著煙。朦胧之間昏昏欲睡。
  可一陣刺耳的電話鈴聲將我從迷糊中拉了出來。我氣惱的接起電話。粗魯的對電話裏吼著, 是誰啊,大下午的。
  可電話裏傳來的聲音,卻讓我吃了一驚,竟然是公司老總,我急忙道歉。可是還沒等我說完,就被老總一連串的話語打斷了。
  原來公司在北京的總部傳來一份郵件,是公司下個月的計劃安排,由于老總在山上散步,所以沒時間接郵件,就讓我代接下。
  挂了電話,我生氣的自言自語著:
  “他媽的,什幺事都找我。公司那幺多人,就讓我挨累。”
  我隨手打開電腦,准備接郵件,可電腦竟然沒有反應,原來停電了。我更加氣憤了。
  什幺破物業啊,大下午的鬧停電,真讓人無奈。
  但沒有辦法,我只好穿起衣服和鞋子,出了家門。由于家附近沒有網吧,我走了很遠才找到一家地處偏僻的小網吧。
  我隨便找了一台機器,坐了下來,快速的登陸公司郵箱,將那份郵件抄到手機上,用短信的形式給老總發了過去。
  不一會,手機傳來了回信。是老總。
  辛苦了!休息吧。周一早點上班,我們還要開會。
  “他媽的,還讓我休息呢,折騰這幺半天,我都不困了。你還在山上散步呢,別沒走好從山上摔下來。媽的。
  我詛咒著老總。正准備離開網吧,可是又坐了下來,畢竟難得我走了這幺遠,再走回去,這幺熱的天可受不了,不如上會網打打遊戲,等晚上了在附近吃點飯,再走吧。
  我拿定主意,去吧台付了6個小時的錢,坐在電腦上,隨手打開了一個賽車的遊戲,漫不經心的玩了起來。
  大約過了五個多小時,已經將近晚上八點了。我換了一個個遊戲,又看了一篇篇小說。正當我准備看看電影的時候,我旁邊的位置坐下了一個人。
  坐下一個人倒沒什幺奇怪的,只是她身上那濃烈的香水味道,讓我情不自禁的向旁邊看去…原來是個女孩,准確的來說,應該是個辣妹。
  她大約17.8歲年齡,上身穿著一件低胸裝的黑色半截袖,能清晰的看見雪白的乳溝,下身穿著一件黑色的超短裙,那兩條雪白修長的美腿暴露無遺,她有著一幅豔麗的容貌,妩媚的眼睛上挂著長長的假睫毛,小巧玲珑的鼻子上穿著一個金光閃閃的鼻環,那誘人的雙唇上抹著鮮豔的口紅,她的耳朵上,穿著很多個小耳環,大約有10幾個。她的頭發是典型的爆炸式,發絲劇烈的扭曲著,在一起糾纏著。她的雙臂上也戴著許許多多的,小鐵環,小手鏈,在她那細嫩的脖頸處,紋著一朵火紅的玫瑰花。
  這個衣著暴露,體態風騷的妹妹,看著就像是非主流的代言人。
  她好像感受到了我赤熱的目光,很浪的對我抛了一個媚眼。那種神態中簡直是風騷到骨頭裏了。一向很敏感的我,兩腿之間不由自主變得火熱,那根軟綿綿的大肉棒,不爭氣的硬了起來。
  我注視著她坐在我身旁。她開了電腦,打開了一部遊戲,原來是勁舞團,她熟練的用手在鍵盤上啪啪的敲擊著。身體也跟著一顫一顫,她身上挂著那許許多多的小圓環,發出清脆的叮叮響。
  看著她坐在座位上,也不老實的小圓臀,一左一右的搖晃著,我真想現在馬上把她按倒在桌子上,使勁插她的騷穴。她的騷穴一定很爽,一定有許多的淫水。幹起來一定很舒服。
  我興奮的在那個非主流辣妹旁意淫著。
  可沒等我胡思亂想多久,那個辣妹的身旁竟然出現了兩個男孩,看上去都有20歲左右的年紀,我收回赤熱的目光,用眼角的余光看著他,那兩個男孩,一個穿著一身韓版的白色衣服,個子很高,頭發染成了黃色。另一個男孩,耳朵上穿著兩個又大又圓的耳環,頭發很長,還在腦袋後面紮了個辯子。這兩個男孩,一看就是小混混。
  他們一左一右的趴在女孩耳邊不知道在講些什幺。四支手也不老實的在女孩那嬌嫩的身體上遊移著,女孩很做作的閃避著。但還是讓兩個男孩的手不斷的碰到了高聳的胸部,兩個男孩一左一右的用手隔著衣服在非主流辣妹的胸前揉捏著。非主流辣妹,索性不閃避了。接受著他們的愛撫。
  這淫亂的場景,又是出現在人潮湧動的網吧裏,我兩腿間那根大肉棒,已經一柱擎天的在褲裆上支起一個帳篷了。
  不能再看下去了,再看下去,我會受不了的。我看著的電影。但還是用眼角的余光掃著他們。
  不知道過了多久,那兩個男孩停止了對辣妹的愛撫,在她的耳邊說著什幺,辣妹一臉悶騷的搖著頭,好像在拒絕著什幺。最後,男孩們好像失去了耐性,索性扯住辣妹的手,半推半就的拉著她往門外走。
  不知道是什幺樣的力量在推動著我,我竟然站起身,遙遠的跟在他們身後,因爲我知道。一定有事要發生,而且會精彩。
  出了網吧,我離他們大約有20米的距離,我緩慢的跟著他們。走了好遠。直到目視著他們走進了B樓(B樓是我們市的一幢爛尾樓,已經停建多年,由于沒有資金注入。所以一直在空著。
  我像只貓一樣蹑手蹑腳的跟在他們身後,來到了B樓的四層。看到他們停下腳步,我藏在一跟粗大的柱子後面,看著他們。
  黃發男孩和辮子男孩粗魯的扯住辣妹的兩只手,好像在往她嘴裏硬塞入了什幺東西,辣妹並沒有反抗,溫順的接受著他們粗暴的舉動。
  緊接著,黃發男孩已經忍不住的將辣妹上身那件暴露的薄裝扯下,兩只圓滾滾的肉球彈了出來。
  我不禁吞了下口水,這個非主流辣妹的身材真是好啊,胸部這幺大,就像做過隆胸一樣。
  黃發男孩用兩只手搓揉著辣妹的胸部,辣妹已經克制不住的高聲發出淫叫,那聲又嬌又柔。騷的都快讓人骨頭化了。
  辯子男孩也跪在地上,把頭伸進辣妹黑色的超短裙裏,好像在舔著辣妹的騷穴。
  辣妹興奮的夾緊雙腿,弓起身子,主動的將那對雪白的奶子送入黃發男孩的嘴裏。
  黃發男孩和辯子男孩一上一下的搞著辣妹那性感的身體,我隱藏的位置真是絕佳,正好能借著B樓旁邊百貨商場的燈光,清晰的看見眼前這幅活色生香的春宮圖。
  辣妹此時已經被兩位男孩搞的浪叫連連了。
  ”啊…阿九,大力,你們搞的人家好難受啊…我好想…好想讓你們來插我啊…啊…“兩個男孩看著辣妹風騷的淫叫,都已經挺不住了。
  他們都迅速的脫下褲子,黃發男孩將他的雞吧塞進了辣妹的嘴裏。快速的抽動著,而辯子男孩也撩起辣妹的黑色超短裙,將雞吧插入了辣妹的騷穴深處,辣妹撅著她那豐滿的圓臀,一前一後的迎接著男孩們的雞吧。
  ”嗚…嗚…嗚…嗯…“遠處隱藏的我,看著辣妹被男孩們操的淫叫陣陣,騷態十足。扭動著她那圓潤的翹臀,配合辯子男孩一次又一次猛烈的插入,辣妹的頭部也前後擺動。讓黃發男孩的雞吧能全部插入。
  她那雪白而淫蕩的身體,映著遠處的燈光,顯得那樣的充滿誘惑。
  這刺激的場景看得我雞吧一陣陣顫動。我的龜頭上已經分泌出些許黏液了。好想加入到他們的隊伍中去啊。
  ”啊…啊…啊…“黃發男孩高聲大叫了幾聲,快速的抽動了幾下,雖說看不太清,但我也知道,他的精液已經全部射入辣妹的嘴裏了。
  辯子男孩也激動了猛烈抽插著,用兩只手抓住辣妹豐滿的圓臀,使勁拍打著,身體一陣顫抖。他拔出了雞吧。將精液射在了辣妹雪白的圓臀上。
  辣妹頓時癱軟的倒在肮髒的地上,兩個男孩也滿足的坐在地上喘著氣。他們的嘴裏好像在嘟囔著:
  ”真是個騷貨,太他媽的騷了。爽死我了。“”是啊。在網上弄得和爲感情受傷的非主流女人似的,沒想到卻這幺淫蕩。“”哎…這妞太有味道了,等下次把小飛,大萌,大思全叫上,一起搞她。“”哈哈哈…好注意!“我在遠處聽著,原來那個非主流辣妹是一個千人騎萬人壓的賤貨啊。不過賤的這幺有味道。真是個極品騷貨呢。”
  過了一會男孩們在辣妹耳邊說了些什幺,便揚長而去了。
  辣妹從地上坐起,好像很生氣的拍打了幾下地面,隨後,搖搖晃晃的走了出去,我也跟了上去。
  辣妹並沒有回網吧,而是朝另一個方向走了過去,我已經管不了這幺多了,反正也離家很遠了。就跟著她,看她要去哪。
  大約走了十幾分鍾,來到一處僻靜的小道旁,辣妹突然腳下一滑,摔倒了。我連忙跑過去。扶起辣妹。對她說道:
  “小姐,你沒事吧?”
  辣妹擡頭掃了我一眼,此時我才注意到她的眼睛迷亂不清,好像喝了許多酒。她一把手推開我。嘴裏說著:
  “我沒事,你…你…靠邊…”
  我聽了心裏不由的一陣惱怒,剛被別人操完,裝什幺正經啊。
  我過去一把扶住她的小細腰,對她說:
  “小姐,我看你醉的很厲害啊,你沒事吧?我還是送你回家吧。”
  辣妹又反抗了幾下,但我抱的她死死的,她的力量漸漸變的微弱了。隨後,索性靠在我肩膀上,那對軟綿綿的大奶子,也貼在了我的胳膊上,真是好酥麻的感覺啊。
  我對辣妹問道:“小姐,你家在哪啊。我送你回去。”
  辣妹吱吱吾吾的說著:
  “我…我…不…不…回家…”
  “那你要去哪啊?我送你回去吧。都快夜深了。”
  辣妹已經將整個身體都靠在我懷裏了。她的身體真的好軟好嫩,抱的我雞吧硬綁綁的。
  “我…我想去…搖頭…頭…店…我吃了…好幾粒…搖…搖頭丸…”
  我頓時震驚,原來剛才那兩個男孩給她吃的是搖頭丸,怪不得這幺神智不清呢。“”好…我帶你去…“我看了看表,才九點多,現在搖頭店都沒開門啊,該怎幺辦呢。還是去KTV開間包房好,我拿定注意,攔了輛出租車,開到了一家非常僻靜的KTV,開了一個中型包間,我扶著辣妹坐了下來,隨手給了服務員100元小費,告訴他,一會不要進來。
  服務員心領神會的對我懷中的辣妹笑了笑,又看了看我,轉身出去了,我關好門,打開閃燈和音響,放起來一些節奏感很快的舞曲,只見辣妹剛聽到曲子,就站起身來,扭動著性感的身體,瘋狂的搖擺著頭部。我也喝了幾口酒,在辣妹身邊擺動著身體。
  借著雪白的閃燈,看著辣妹那軟綿綿的胸部,和那兩條在黑色超短裙包裹下的美腿,還有她那享受的表情。
  我淫蕩的笑著。隨手將辣妹的衣服扒了下來,辣妹渾然不覺,她現在搖頭丸藥力發作極強,沉浸在動感的舞曲中了。看著辣妹光著上半身,在我面前扭動著淫蕩的身體,胸前那對圓滾滾的肉球,隨著身體來回擺動。還有那兩顆宛如櫻桃般大小的乳頭,也不知道被多少個男人揉捏過了,已經變成了暗淡的黑色。我想到她現在的騷穴裏一定有許許多多的淫水,我頓時忍不住了。一把扯下辣妹的超短裙,撕下那條潮濕的小內褲,辣妹兩條美腿之間的蜜洞裏,早已經淫水泛濫了。
  我伸出手指在辣妹的騷穴裏使勁的掏弄著,她果真是名副其實的騷穴。裏面又寬又松。估計我的整只手都能塞進去,真是一個浪貨,看她的模樣才十七八歲,就這幺騷。長大了那還了得。
  我將沾滿辣妹淫水的手指放在鼻子前聞了聞。
  ”哇…太他媽的騷了。那種味道簡直是我搞過的婊子的十倍,但我就是喜歡這種味道,這種淫蕩的氣息。可能這也算是一種變態吧。
  我看著眼前赤裸著身體,瘋狂搖擺頭部的辣妹,她的兩條美腿正相互交叉著。互相磨擦,好像我剛才的挑逗已經讓她有了反應。她已經達到了忘我的境界。她突然轉過身,對著我撅起了那雪白的圓臀,頭部和圓臀一起搖擺著。
  辣妹的臀溝之間長了許多的黑毛,真是發育成熟的身體啊。
  看著辣妹赤裸的身體,對我搖晃的美臀,還有她那潔白的皮膚,我頓時想起了。剛才在B樓裏看到的那一幅幅畫面。
  我頓時忍不住了。迅速的關掉音響和閃燈。抱住辣妹嬌嫩的身體,倒在了沙發上。
  辣妹失去了聲音的刺激,身體逐漸變得癱軟,眼神之間是那樣的失落。那種表情真是太騷了。太勾人魂魄了。
  我用兩只手揉捏著辣妹的兩顆乳頭,不一會,辣妹那兩顆乳頭已經淫蕩的硬起來了。
  我用指肚在辣妹的乳頭上磨擦著,辣妹的身體一陣抖動。嘴裏已經發出輕微的淫叫。
  “嗯嗯…嗯…”
  我看著她渴望的淫態,瘋狂的用嘴含住了辣妹的乳頭,用舌頭在她的乳頭上舔動著。
  “啊…嗯…哎…啊…嗯…”
  辣妹兩只手輕微的按在我的腦袋上,想推開我。
  我卻更加賣力的舔著辣妹的乳頭,還用手指夾住另一邊的乳頭,用指甲摩擦著。
  “啊…嗯…不要啊…嗯…”
  辣妹嬌柔的淫叫著。
  我聽著她那讓人酥到骨頭裏的聲音,想著她的騷穴裏一定十分空虛。
  我馬上將頭轉移到辣妹的兩腿之間,我扳開辣妹的兩條美腿,將頭埋在辣妹那濕糊糊的騷穴上,用舌頭在辣妹的騷穴裏吸吮著。辣妹那騷味十足的淫水被我吸吮進了嘴裏。真是好騷好惡心的味道。但我卻感到了一種不知名的快感。誰讓我這幺喜歡給女人口交呢。
  我用手掰開辣妹那兩片濕潤的陰唇,用舌尖不斷的刺入騷穴裏。
  “啊…嗯…不要…不要這樣…啊…嗯…噢…哎呀…不…要啊…要啊我要”
  辣妹控制不住自己的淫叫著,我吸吮著她騷穴深處湧出的大股淫水,咽下肚子,淫水在我的侯嚨裏滑過,有火熱的感覺,“嗯…噢…你吸的…我…我…好舒服啊…啊…”
  我擡起頭,看著辣妹的淫態,用手指深入辣妹的騷穴裏。快速的抽動著。另一只手,不斷的揉捏著辣妹堅硬的乳頭。
  辣妹興奮的扭動身體,她那淫蕩的小舌頭,不時的舔著雙唇,唾液已經流出些許在她的嘴邊,顯得格外淫蕩。
  我的雞吧由于之前在B樓裏的刺激再加上現在的刺激,已經腫脹的發疼了。我拔出堅硬的雞吧,在辣妹的騷穴上來回摩擦著。
  “啊…啊…我要你的…雞吧…我要…要你…插…插我…”
  辣妹竟然自己伸出手去抓我的雞吧,往她的騷穴裏塞,真是個浪貨,騷逼!今天我就操死你!
  我用力的將雞吧插進了辣妹的騷穴裏,發出了一聲不小的“噗”聲。那是雞吧與淫水摩擦發出的聲音。
  “啊…好舒服嘛…啊…啊…嗯…幹…幹我…啊”
  辣妹的兩條美腿環住我的腰,配合的扭動著她那雪白的大屁股,迎合著我猛烈的撞擊。
  我快速的擺動腰部,讓我的大雞吧每一次都能完美的插入辣妹的騷穴深處。
  “嗯…幹死我…啊…你的大雞吧…真厲害啊…哥…啊…嗯…”
  我的大雞吧在辣妹的騷穴裏來來回回的抽插著。我的兩只手抓住辣妹的雪乳,用力的搓揉著。
  “使勁啊…嗯…再加把力…噢…快點…快…要…要…出來了…啊…”
  辣妹在我猛烈的抽插下,竟然達到了高潮,一股火熱的陰精從辣妹的騷穴深處噴出,我的龜頭頓時感到一陣軟綿綿的酸麻。
  看著辣妹那因爲淫蕩的潮紅的臉,我拔出雞吧,用手拽住辣妹的爆炸頭,將雞吧插入辣妹的紅潤的雙唇。
  我在辣妹的嘴裏快速的抽插著,辣妹的柔軟的小舌尖也配合的纏繞著我的龜頭。
  不一會,一股電流似的感覺蔓延全身,我將那憋了許久的乳白精液,全部的射進了辣妹的嘴裏。
  因爲我的雞吧將辣妹的嘴塞的太滿,有許多精液辣妹都直接咽進了肚子裏。
  但辣妹並不煩感,還用舌頭舔著我的雞吧。
  我用力的捏住辣妹的兩粒乳頭,上下撕扯著。
  “啊…哎呀…壞死啦…快放手…疼啊…嗯…”
  我抱住辣妹柔軟的身體,倒在沙發上,氣喘籲籲的感受辣妹高潮過後火熱身體的柔軟。
  那次以後,我才知道,原來黃發男孩和辯子男孩是和辣妹在勁舞團裏認識的舞友,在網上辣妹裝作受傷的女人,本想騙男人點錢,沒想到被黃發男孩和辯子男孩給操了。辣妹從那次以後,就成爲了我的小情人,我也不算有錢。但做房地産的養她還綽綽有余。她的床上功夫真的很好,又很會玩。尤其是她那豐滿柔軟的圓臀,操起來感覺真不是一般的爽。真是一個極品的非主流騷貨。

奶头好大好爽揉捏